首页 期货 现货 外汇 期权 股票 保险 p2p 贷款 虚拟货 区块链 资讯

32家基金密集换帅:因压力或薪酬 银行系状况突出

来源:互联网 作者:鑫鑫财经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7-03
摘要:今年4月,证监会官网上曾公开了一则受理信息,一家名为“景泽基金管理有限”的新公募机构设立申请材料被证监会受理。这家由9名自然人发起。现在,这9名自然人股东的背景被“挖”了出来,其中居然有7人是银行系基金上银基金的在职高管经理。 “‘人

今年4月,证监会官网上曾公开了一则受理信息,一家名为“景泽基金管理有限”的新公募机构设立申请材料被证监会受理。这家由9名自然人发起。现在,这9名自然人股东的背景被“挖”了出来,其中居然有7人是银行系基金上银基金的在职高管经理。

“‘人在曹营心在汉’的大有人在,但这样明目张胆,还是身处重要位置的高管和基金经理,性质太恶劣。”一名深圳的基金从业人员向时代财经如此说。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对于基金行业来说,人员流动频繁不算什么大事。但今年这样高的更迭频率,加上上银基金一事,着实要让业内人士觉得心慌了。

一组数据,让人瞠目:

今年截至6月11日,有多少名基金经理递交了辞职信?89名。而去年全年的这个数字是151。不到半年时间离职基金经理人数已经远超去年全年的一半。

同样,今年不到半年时间发生了多少次高管变动?答案是127次,涉及64家基金,还有32家基金换“帅”。

这其中,银行系基金的状况尤为突出。

32家换“帅”基金有3家“双换”,都是银行系——瑞信,农银汇理和兴业基金三家是董事长和总经理都发生了变更。

更有甚者,同是银行系的上银基金,包括总经理、督察长、基金经理等在内的7人在职状态下就私下单独设立公募基金。此事引起基金圈一片哗然。

但有广州人士对时代财经表示,“跳槽季”属意料之中。“金融改革不断深化,市场越来越开放,但这一年多来行情又比较动荡。无论这些人是主动还是被动跳槽,都是多方面原因造成的。”

  “你来我往”的江湖暗涌:

  127次高管变动,89名基金经理请辞

choice数据显示,今年截至6月11日,公募基金共有89名基金经理离职。其中,广发基金和汇添富各损失了5名基金经理,长信基金有4名离职,工银瑞信也遭遇了3名基金经理请辞。这些离职的基金经理中,有明确去向的暂时只有一名——原银华基金的哈默,今年1月从银华基金辞职后,5月10日正式入职中融基金。

华南一名基金从业人员对时代财经表示,“今年以来听到太多‘某某离职了’、‘某某又跳槽了’的消息,也看到很多高管变更的公告。的人员变动就挺大。人员流动虽然挺正常的,但说实话,今年这样的现象让我有点心慌了。”

据时代财经统计,今年以来有64家出现了高管变更,包括董事长、总经理、督察长、副总经理、首席信息官等高管职务的离任、新任、代任及转岗等情况在内,变动共计127次。

这些变更的高管中,有一些是今年才被挖角的。

华商基金今年2月新任了一名副总经理吴林谦,吴林谦此前就职于华龙证券新疆分,任总经理,今年1月才离职。

宝盈基金今年3月新任的总经理杨凯,2月份的时候还是中融基金的总经理。

而宝盈基金之前的总经理是张啸川,曾在证监会工作10年。宝盈基金新任杨凯为总经理的第二个月,张啸川赴中邮创业基金任常务副总经理,职务上降了一级。

而在张啸川任职前的一个月,中邮创业基金也才走了一名副总经理。这名副总经理后面到了国融基金,也是任职副总经理。

跟张啸川一样拥有证监会任职经历的刘万方,2017年10月加入朱雀股权投资管理股份有限,今年2月调至朱雀基金任总经理,却不想还不到两个月就匆匆离去,跳槽至华泰柏瑞,任副总经理。

信达澳银4月30日新任的督察长段皓静同样拥有监管机构背景,其2000年10月进入证监会深圳监管局,离任前职位已升至处长。今年“下海”加入信达澳银。

同样是4月,长城基金新任了副总经理沈阳。沈阳2017年11月从博时基金跳槽到浙商基金,仅不到一年时间,2018年8月就从浙商基金离职,今年1月加入长城基金。

还是4月份,民生加银也新任了总经理,为李操纲。而李操纲3月25日才以“个人原因”为由辞去鹏扬基金副总经理一职。

去年还是中信建投证券董事及副董事长的胡冬辉,也在今年4月出任了中科沃土董事长。

华南一名从公募跳槽至私募的人士告诉时代财经,一般高管离职主要有三方面原因。“高管要对业绩负责,如果规模或业绩没增长甚至出现下滑,高管的压力当然大。尤其是在行情去年不好、今年一季度又波动较大的市场环境下。”至于另外两方面原因,这名私募人士表示,“一方面是高管与股东层面可能存在分歧。另一方面就是薪酬问题了,‘抢人大战’在基金行业也存在,没有谁跟钱过不去。”

32家基金密集换帅:因压力或薪酬 银行系状况突出

 银行系基金赚钱能力减弱

  陷“金融脱媒”与银行子理财多重困境

在这127次高管变动中,像民生加银和中科沃土这样的换“帅”动作并不少,32家基金今年都发生了董事长或总经理变更的情况。其中,工银瑞信、农银汇理和兴业基金3家银行系基金是董事长和总经理都发生了变动。此外,同样是银行系的交银施罗德和民生加银的总经理出现了变更,上银基金则是新任了董事长。

不仅如此,此次统计的出现高管变动的基金中,银行系基金有8家。

银行系基金的人员变动大部分还是体系内变动。例如发生双“换”的工银瑞信是原总经理接任了董事长职务,而总经理一职是由工商银行派任。农银汇理也是由原总经理接任董事长职位,总经理则是原副总经理接任。兴业基金新任的董事长和总经理两人则都是去年11月从过来的。

但总的来说,银行系基金今年并不安宁。

上银基金今年除了新任董事长外,还因“7名在职员工私下设立公募基金”一事受纷扰。上银基金大股东为,属第三批设立的银行系基金,在银行系里只能算是小。

银行系基金高管的频繁变动也或与业绩疲软有关。

银行系这些年一向是公募基金中的赚钱主力。但从今年一季度的数据来看,情况似乎发生了变化。

首先是规模,据choice数据统计,今年一季度,银行系14家基金中有6家的总份额都出现了下滑。其中,工银瑞信的总份额变动幅度最大,下降了10.18%。而今年一季度总份额下降的基金仅占37.31%,大部分的规模其实都在增长。

再看看基金的利润排名。

2018年一季度时,利润排名前十的中,6家都是银行系基金,分别是建信基金、工银瑞信、中银基金、兴业基金、交银施罗德和招商基金。而今年一季度,前10大中,银行系遭遇“全军覆灭”。工银瑞信排在第12位,去年一季度总排名第2的建信基金今年已猛降至22名。

上述华南私募人士分析说,银行系基金出现疲软,或与这几年市场化水平提高和金融监管逐步放松带来的金融脱媒趋势有关。

责任编辑:鑫鑫财经
  • 资讯
  • 相关
  • 热点
首页 | 期货 | 证券 | 基金 | 信托 | 热点 | 资讯 | 区块链 | 虚拟货 | 贷款 | p2p | 保险 | 股票 | 期权 | 外汇
站长联系qq:603300678